你好,欢迎来到长株潭网
微信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
您的位置: 首页 > 资讯 > 专题 > 详细内容

对新化文田镇六旬老妪投诉“被人强奸”的调查
时间:2014-07-23 21:36:35 来源:当代商报  责任编辑: 欧阳兴


图为7月23日出版的《当代商报》对罗玉兰“被强奸”的报道

  新化县文田镇文田村年近六旬的老妪罗玉兰投诉称:她被同村一个30多岁的男子罗红波强奸。她在家人陪同下报案后,文田派出所考虑自身警力不足,向新化县公安局汇报,刑侦大队随即派出警力赶赴事发地文田镇对嫌疑人实施抓捕。

  在抓捕的过程中,意外发现嫌疑人与另外两人正在家中吸食毒品,因而将三人一同抓获。公安机关经过审讯,对罗红波以涉嫌吸食毒品拘留。对罗玉兰指证罗红波强行与她发生性关系的行为,却认定是通奸,而不予立案。

  本报收到受害人家属寄送的《请求媒体对罗玉兰被强奸一案进行监督,要求司法机关公正办案的报告》后,特派记者于7月14日前往新化调查采访。

  投诉:六旬老妪报案,审讯定为通奸

  7月14日,记者在新化县城见到了投诉人罗玉兰的儿子罗小康。

  据罗小康介绍,他家住在新化县文田镇文田村,其母罗玉兰今年59岁,在7月4日上午,被当地一个30多岁的吸毒人员罗红波强奸。报案后,新化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和文田派出所当天以涉嫌强奸将罗红波抓获,但第二天(7月5日)被“偷梁换柱”,罗红波是以涉嫌吸毒的名义被拘留的。

  罗小康告诉记者,7月4日强奸案件发生后,其母罗玉兰在丈夫罗崇易及其打工的新化县天鸿矿产品有限公司董事长、娄底市人大代表汪雪奇的陪同下,当天上午就向文田派出所报了案。新化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技术中队,对案发现场进行拍照取证,收集了犯罪嫌疑人罗红波遗落在案发现场的钥匙,在邻近的水车镇医院提取了遗留在受害人体内的精液,收集了受害人的内裤以及罗红波遗留在案发现场擦拭过的纸巾。

  当天下午,新化县公安局和文田派出所以涉嫌强奸抓捕罗红波。在抓捕的过程中,意外发现嫌疑人与另外两人正在其家吸食毒品,因而将三人一同抓获。第二天,警方个别人员向他透露罗红波是因涉嫌吸毒拘留的。强奸证据不足,可能定性为通奸,不予立案。

  因此,罗小康陪同受辱的母亲于7月7日来到新化县公安局提交了控告状。7月8日晚上,文田派出所副所长曾永顺、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刘华和陈警官来到受害人家里,对被强奸的经过做了详细的调查询问。7月9日,受害人家属又向新化县政法委书记办公室提交了控告状。

  7月10日至7月11日,受害人在儿子和侄女陪同下,在新化县人民医院住院检查和治疗,经医院诊断为抑郁症。7月11日下午,刑侦大队两位民警又对受害人进行了询问,但未给出任何答复。文田派出所补了一份受理此案件的书面文件,受害人补签了名字,并按照派出所的要求,将日期写为“7月4日”。

  7月14日上午,受害人及亲属10余人,再次到新化县公安局请求立案侦察。肖政委打电话询问刑侦大队后告之:刑侦大队说证据不足,不能立案。在受害人苦苦跪求之后,肖政委让受害人去一楼找信访办。在信访办填了一张表,信访办工作人员告之:“60日内给予答复”。

  罗小康说,7月14日下午,文田镇党委书记、镇长和派出所长张政辉、副所长曾永顺等人开会讨论后,向受害人家属就有关情况做了说明和解释,称罗玉兰被强奸一事文田派出所没有权力做出立案与否的决定。

  县公安局:案件尚在侦查,不便接受采访

  7月15日上午8时,记者来到新化县委宣传部。负责外宣工作的刘明接待了记者。刘明叫记者去县公安局政工室,找负责宣传工作的刘健,如果公安局不配合采访,再打他电话协调。

  记者随后找到新化县公安局政治工作室刘健。他告诉记者,他知道有这么一回事,因为家属到公安局来反映过情况。

  随后,刘健非常热情地带着记者来到刑侦大队,但相关负责人及办案干警不在。

  刘健当即拨打了相关人员的电话。通完话后,他告诉记者:因为是两个人一对一的事,没有其他旁人证明是强奸。目前只能以涉嫌吸毒把人拘留,再找相关证据。如果确系强奸肯定会按强奸立案。因为此案目前尚在侦查阶段,相关人员不便透露过多的案情,也不便接受记者采访。

  人大代表:办案警察与嫌疑人同桌吃饭

  记者随后赶往文田镇。采访了当时带受害人去派出所报案的娄底市人大代表、新化县天鸿矿产品有限公司董事长汪雪奇。

  汪雪奇告诉记者,7月4日上午10时许,他公司的门卫罗崇易及其老婆罗玉兰到他办公室,说罗玉兰被罗红波强奸了。他听后意识到这涉嫌犯罪,便开车去文田派出所报了案。

  汪雪奇说,派出所的人当时听说此事后,态度非常明朗,表示坚决要将罗红波抓获,但因所里警力不够(全所仅3人),便向县公安局申请增援。

  当天下午,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派人在抓捕罗红波的过程中,意外发现罗红波等人正在吸毒(冰毒、麻古),现场抓获3人,另外一个开着红色小车来送毒的人则趁机跑了。被抓3人中有一叫罗卫东(音),系长期吸毒人员,理应强制戒毒,但7月5日被释放了。

  汪雪奇还告诉记者,7月5日中午,天鸿公司一员工在新化县城迎宾路味庄(饭馆)看到文田派出所所长张政辉、副所长曾永顺及干警李某与罗红波在一桌吃饭。他获悉此事后,马上给副所长曾永顺打电话核实,曾副所长没有否认。但还是“有点不相信”的汪雪奇,随后又拨打所长张政辉的电话,张所长承认是和罗红波在一起吃饭。

  身为娄底市人大代表的汪雪奇随即质问张政辉:“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昨天出动这么多警力,搞得轰轰烈烈,把人抓获。今天就和嫌疑人在一起吃饭?”

  张政辉所长则向汪雪奇解释:“汪总,没有第三者在场,女方说男的强奸,但男方说女方是自愿的。没有证据不好讲,我们把材料报到法制大队,但没有通过。”

  汪雪奇当即予以反驳:“罗红波在7月2日因几分荒地刚把受害人的丈夫打了一顿,我还召集双方当事人进行过协调。怎么能够通奸呢?再说,一个60岁的老妪,怎能和一个30多岁的男子通奸?”

  汪雪奇告诉记者,7月11号下午,新化县公安局刑侦大队长杨帅群主动给他打电话说:“罗玉兰这案,是男女一对一的,没有第三人在场证明,这样的案子立不了强奸案。”汪雪奇听后十分气愤地说:“难道强奸案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发生的?并且受害人大腿上还有伤!”

  村支书:男女双方平时没来往,通奸不可能

  针对六旬老妪罗玉兰投诉被罗红波强行奸污一事,记者采访了文田村支书罗元旦。

  罗支书说,罗红波无正当职业,在群众中也没有好印象,爱管闲事。本来那块地(七组和八组在争),与罗红波根本没关系,他却从中插一杠。7月2日,还打了正在理发的罗崇易(罗玉兰丈夫)。“当天罗崇易及他的儿子先后打电话给我说了这件事,罗玉兰后来又到我家说了这事。我说只要没打伤,不要理睬他,我到时再批评他。下午,‘天鸿公司’董事长汪雪奇也给我打电话,我向他作了解释。当天晚上,汪雪奇又通过中间人把罗红波叫去,化解此事,并请他们吃了夜宵。”“7月4日上午,罗红波突然跑到罗玉兰家,先是问罗崇易在哪里?后来见罗玉兰给罗崇易打电话,罗红波抢过电话丢到桌子上,一边威胁一边把他的生殖器掏出来往罗玉兰口里塞,最后就发生了那件事。至于是不是强奸,要公安机关才能定性。”罗支书这样向记者叙述。

  当记者问到是不是通奸的问题时,罗元旦支书说:“这绝对不可能。一是两人虽说认识,但平时没有往来;二是两个人年龄相差悬殊大,勾搭通奸的情况不可能。三是早两天因那块地把人家丈夫打了,更不可能通奸。”记者:吴明德

<